辛向阳:强调文化自信,开放、平和地看待红点奖项

从清华大学柳冠中教授关于德国红点奖的议论引发大讨论,首先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柳老师几十年如一日关心中国设计,也痛心中国设计现状的使命感和责任感,这一点值得多数设计人敬仰和学习。从另一个角度,我个人有几个感受愿意与大家分享:

第一、在当下强调文化自信,讲述中国故事的大历史背景下,我们应该开放、平和地看待红点以及其他国际设计奖项。大汉和盛唐的中国都是开放的中国,当时的中华民族也是备受敬仰的民族;古罗马帝国一个重要的成功之处是通过法律和制度的建设来吸纳不断融入的不同民族和文化,文艺复兴的历史意义也是开放和启智。在新时代和中华民族复兴的重要时期,开放的中国才是不断获得文化自信、话语权和影响力的中国。改革开放的过程是国民不断获得尊严,国家不断获得尊重的过程。我们设计人也应该深刻领会和践行国家领导人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愿景的伟大含义。建议大家好好阅读著名史学家许倬云先生的《万古江河》和《说中国》。

所谓开放、平和的看待红点,就是:1)不必因为红点奖是一个商业机构的行为,就简单否定它在世界范围内推动了设计行业发展的社会作用,包括对中国设计和中国品牌的积极作用;2)既然是商业行为,就要从商业的角度去看待它在亚洲和中国的市场影响力,并从中学习它的成功经验,也尽可能在自己设置的奖项里避免类似的不足;3)设计师和企业愿意参加红点,一定有他们期待获得第三方机构认可的需求,红点恰恰比较公正地满足了这个需求;4)不管过程如何,红点奖为每一个社会组织、每一个企业、每一个学生,提供了平等的参赛机会,这一点值得其他不少级别高的、有预设门槛的学科竞赛好好学习;5)最后,如果是合法合规的市场行为,不宜轻易地用“欺骗“给其定性。

第二、每一个关心中国设计的人应该学会更深层次的反思:为什么红点在中国备受瞩目,而我们自己投入的几十、上百个政府大力支持的奖项却发展得并不理想?

过去十来年,全国各地、各机构、不同的企业设置了几百个不同的设计奖项,其中红星奖还和红点奖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这是中国设计不断进步和不断提升国际影响力的最好证明)。这些所谓的所谓“乱象”背后,其实反应了中国社会各界从不同的角度关注设计、支持设计的大好时代背景。作为红星奖还有其他很多设计比赛的评委,我曾经也呼吁和希望大家能拧成一股绳,打造一个最具影响力的的中国设计大奖。最近也看到不少国内设计界的领袖人物在探讨如何打造具有权威性的中国设计大奖的可能性,我也有幸参与其中的部分讨论。但是,我们也应该清楚地意识到,在地区发展差异大、经济多样、文化多元的当下中国,搭建平台、合理引导、努力支持多元化的奖项(全国性的、地区的、行业组织的、也包括国际的)才是设计领袖们应该全力以赴的事情,这也是设计学理和设计思维多方位参加社会生活的要求。

我们应该珍惜社会各层、各界关心、支持设计的大好时机,用开放的心态,开阔思路,不能只关注自身或局部的繁荣;我们应该很认真、很专业、很职业地做好用纳税人的钱支持的设计比赛!

作为院长,我不组织学生参加任何形式的设计比赛。在设计学院设计馆的改造和布展过程中,我用江南大学设计学院几代杰出设计人的代表作品取代了原本占据了最显著位置的国际获奖,江南大学设计教育的历史和对中国设计行业的贡献不应该用任何一个设计比赛的获奖来衡量,不管它是国际的还是中国的。

我不反对任何一个学生参加任何比赛,我也像他们的父母一样,为任何一个获得任何奖项(不管是国际的还是地方的)的学生感到骄傲、自豪,因为不管比赛层次和级别多高,获奖都不是容易的事情,都是需要付出努力的,也都是孩子们追求进步的表现!

作为老师,我也指导过学生参加不同的设计比赛,也获得过不少奖项,因为我没有理由拒绝同学们追求进步的努力。因为作为院长或老师,我从未在我的公开演讲中提起过,哪怕在给本科生的课件里,我也从未分享过,因为我很难为此感到骄傲:为什么我们提供的教育不能让孩子们放心,一定需要通过国际比赛获奖才能得到认可?